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碧血丹心照汗青——记徐敬之

来源: 时间:2015-11-09  稿件上传:咸宁党史网
  徐敬之,真名田植银,又名桂丞,代名老徐。1897年2月出生于湖北省蒲圻县(现为市)枫桥新庄田家一贫苦农民家庭。7岁时,父母送他读私塾,后因母亲病故,家境困难而停学。10岁时,过继到烟竹坡田家田近仁为子,继父变卖家产,继续供他上学。中学毕业后,担任过教师,随父做过生意。

  1926年3月,中共蒲圻特别支部在湖北区委特派员刘子谷的指导下建立。为了发展农民运动,刘子谷与当时的特支书记沈国祯一起到枫桥,宣传组织农会,徐敬之听了他们宣讲的革命道理,激动不已,渴望成为革命队伍中的一员。北伐军进入蒲圻前夕,徐敬之又聆听了漆昌元的演讲,参加了漆昌元组织的“反对盐斤加价”、“抵制洋货”等革命活动,很快成为革命积极分子。1927年1月,他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7年2月,蒲圻县农民协会成立后,徐敬之领导组建了枫桥党支部。为了更好的推动枫桥的农民运动,徐敬之和支部成员分散到各地,走家串户宣传,通过一段时间的发动,由徐敬之主持成立了枫桥农民协会。

  5月底,枫桥第6区农协会建立,徐敬之当选为农协会执委。6区农协会建立后先后组织了农民自卫军、妇协会、童子团、农民夜校、宣传队等群团组织,开展修桥、修路、兴修水利等活动,为当地老百姓作了不少的好事。当时,徐敬之领导的6区农运工作开展得轰轰烈烈,卓有成效,在蒲圻全县可算是首屈一指的。

  鄂南秋收暴动失败后,徐敬之根据县委指示,及时组织党员干部转移到洪湖沔阳一带。不久,刘步一的反动民团到枫桥,烧毁了徐家的房屋,徐敬之的父亲被抓坐牢,妻子被迫逃往外乡。他强忍着悲痛,以顽强毅力投入新的战斗。

  1929年春节后,徐敬之接到鄂中特委的指示回到枫桥,隐蔽在亲戚和朋友家中,他常常装成商贩到东区开展革命工作,在随阳山等地他以做生意为掩护,先后建立了大梅畈、随阳山党支部。新的蒲圻县委成立后,徐敬之任书记。

  根据党的“要发展工农群众”的指示,徐敬之深入到蒲圻段铁路工人和羊楼洞茶业工人中进行宣传组织工作,先后帮助建立了鄂南铁路工人联合会、羊楼洞茶业工人工会党支部,汀泗桥、中伙铺、蒲圻铁路工人党支部。在农村帮助建立了羊楼洞、望夫山、南冲门、伴旗山、青石桥等10多个党支部,党员发展到200多人,使党的队伍不断得到发展壮大。

  1930年5月,湘鄂赣边特委作出决定,举行“红五月”暴动,新上任的蒲圻中心县委书记徐敬之积极领导武装斗争。他指挥鄂南赤色游击队先在益阳桥伏击了刘步一的保安团,接着又夜袭茶庵岭敌驻军,缴枪70余支,歼敌70多人。

  同年6月,中共湖北省委决定恢复鄂南特委,撤销蒲圻中心县委,徐敬之由中心县委书记改任蒲圻县委书记。7月初,我主力红军红5纵队挺进羊楼洞,歼灭了国民党第22师第1团易秉乾部,留下部分枪枝给地方发展工农武装。徐敬之领到这些枪枝后,与特委委员周然一起在柳家山组织鄂南赤色游击队整训,将鄂南赤色游击武装改编为红军独立师。

  8月,徐敬之又指挥农协会员发动烟竹坡暴动,成立了蒲圻县苏维埃政府。

  同年冬,徐敬之领导蒲圻县委在中心坪制订了划分阶级成分标准和土地分配方案试行办法。徐敬之还亲自到试点地区听取意见,摸索经验。经过半个多月的工作,苏区4万人分得了土地,为全县分配土地工作全面展开创造了条件。

  1931年秋,由于受“左”倾路线的影响,蒲圻党内肃反工作进一步扩大化、简单化,许多优秀党员干部含冤受害,徐敬之的心情十分压抑。由于他对乱杀“改组派”有抵触情绪,不久,被免除蒲圻县委书记职务、。尽管如此,徐敬之对党仍是一片忠心,并鼓励同志,要经得起斗争考验。

  1931年底,湘鄂赣省委决定重建蒲圻中心县委,直属湘鄂赣省委领导,下辖蒲圻、崇阳、嘉鱼及湖南临湘县一部分,徐敬之担任蒲圻中心县委副书记兼蒲圻县委书记。

  1932年3月25日,国民党第49师2个团向蒲圻苏区进犯,实行所谓“大山一烧,小山一抄,见石头砍三刀”的政策。由于鄂南独立营被调走编入红16军,地方武装赤卫队拥红扩红又送走1000多人,革命力量相对较弱。面对国民党如此强大的攻势,徐敬之果断决定,将所有党员干部组成特别大队,集中快枪、土铳,保卫中心坪。

  6月底,形势进一步恶化,苏区只剩下一小块地方,为了保存革命实力,徐敬之召开县委紧急会议,决定集中全部武装突围。经过7天7夜的转移,数百名干部群众安全到达了通城黄袍苏区。

  8月,湘鄂赣省委召开了苏区第二次党员代表大会。省委严加指责蒲圻中心县委脱离群众,执行“左”的路线,犯了逃跑主义的错误,因而错误地把蒲圻中心县委参加党代会的干部当作“改组派”全部关押。

  铁窗下,徐敬之被戴上沉重的脚镣,他感到自己壮志未酬,仰望蓝天,深沉地吟着诗句,表达一个革命者对党的一片赤胆忠心。

      堪叹国事日益非,屡经岁月与愿违。莫行于先谁继后,自我牺牲视如归。功名不必自我成,革命实践作先锋。遗嘱同志莫顾虑,宇宙将来到处红。

  1932年10月的一天,在江西省万载小源,徐敬之被省保卫局以“改组派”的罪名错杀,年仅3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