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浴血沙场写忠诚——记吴国珍

来源: 时间:2015-11-09  稿件上传:咸宁党史网
  吴国珍,字灿光,号名珠,亦名吴孝煌,1902年11月12日生于通城县水口乡王家坊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吴国珍少年丧父,15岁时,母亲忍痛地把他过继给略有薄产的叔父为嗣,这才使他获得上学读书的机会。勤奋学习使他的视野变得开阔,他钦佩文天祥“宝贵不能淫”的气节,崇尚民族英雄岳飞“精忠报国”的爱国精神,立志要做一个英雄好汉。

  1926年8月22日,北伐军进入通城县,吴国珍等热血青年毅然投奔北伐军第4军叶挺独立团。参加北伐军后,受到革命思想的影响,吴国珍对革命逐渐有了深刻的认识。不久,因攻打汀泗桥立功而升任排长,并秘密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7年12月11日,吴国珍随部参加了震惊中外的“广州起义”。因敌众我寡,起义失败,不幸在汕头被俘,被强行编入国民党第4路军李宗仁部。后来,他趁部队北上路过岳阳时,抛掉军服,逃回家中。

  1928年春,药姑山区一带仍然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党组织均被破坏,部分党员临阵退缩、脱党。此时,吴国珍犹如失群的孤雁,时刻都在盼望着找到党组织,回到母亲的怀抱。2月下旬,历尽磨难的吴国珍终于在通城磨桥找到了党组织,并于这年端午节恢复了组织生活。

  1929年2月,吴国珍等人假借贩鱼虾,到监利县第9乡农军中队长徐时顺处弄了2支手枪,散藏在10多斤重的大鱼里偷运回家。同年秋,他设计在黑狗坡击毙土匪头目杨魁、李德元,缴长短枪各2支。不久,在宝圣寺成立了庚溪农民赤卫队,吴国珍任队长。

  1930年春,湘鄂赣边境特委派人来到药姑山开展活动,吴国珍同通讯员吴孝田前往湘北游击队取得联系,商论建立药姑山第一支农民武装问题。是年夏初,吴国珍策动团丁吴继尧、吴耀林为内应,巧取团防局长枪12支。9月底,吴国珍率领庚溪农民赤卫队奔赴大港冲,与湘北游击队会师泥塘屋,两支队伍合编为“湘北游击大队”,隶属湘鄂赣边境特委,吴国珍任大队长兼一中队队长,负责招收新兵和筹措粮款。为了保证部队供给,吴国珍组成了一支20人的“运输队”,打土豪、捉劣绅,一面扩军筹粮,一面在鸦雀山大港冲等地分田分地,大长了穷人的志气。

  有一次,吴国珍率领“运输队”到莲花瓣搞粮,他亲自用梭标撬开吴族公仓,搬运一半谷子上山做军粮,分一半给穷苦农民度饥荒。当时有的人心存顾虑、瞻前顾后,不敢运谷和领粮,吴国珍作了一首顺口溜开导说:

  草鞋冲的屋,莲花瓣的谷,没得穷人流血汗,财主哪里去享福?

  寥寥数语,解除了大家的顾虑,揭露了当时黑暗社会的本质,表达了这位红军战士爱憎分明的阶级立场。

  1930年10月,蒋介石以十倍于我红军的兵力对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第一次反革命“围剿”。湘鄂赣边区重兵云集,敌新编32师陈光军部与31师陶广部以及王东原部驻通(城)浏(阳)平(江)一线,他们纠集“常练队”、“铲共团”等地主武装,采取“厚集兵力,搞大烧杀,组织民团,逐渐推进”的反革命战略方针,疯狂地“围剿”鄂东南苏区。通城西区“铲共团”宋洛武部也在马颈、鸦雀山、四甲铺等地设立“哨卡”,向药姑山革命根据地步步逼进。为了粉碎敌人的“围剿”,吴国珍充分发挥余玉槐、李积华等10多名游击队员的铁、木专长,办起了一个小型“兵工厂”。在短时期内打制马刀80把,造土枪18支,并且在酒瓶里装上炸药、锅铁皮,自制了一批“手榴弹”,用以装配队伍。

  中旬,吴国珍率领湘北游击队60人枪,星夜从大风榜横插石凉亭,准备拔掉鸦雀山“哨卡”。这个“哨卡”修有坚固的工事,聚集着宋洛武所谓的精兵良将40多人。战斗一开始,吴国珍命令一部分游击队员在山上点火呐喊,虚张声势,待到拂晓时,趁敌人疲倦之际,吴国珍亲率40多名游击队员,用自制的“爆破筒”发起猛攻,一举拿下了“哨卡”,歼敌34名,活捉中队副1名,小队长2名。接着,吴国珍率部挥戈东进,取得了一天连拔2个“哨卡”的战果。不久,他又率部主动配合红16军夺取县城,为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立下了汗马功劳。

  这年冬,红16军采取“避敌主力,打其虚弱”的方针,于12月9日攻占修水县后,又在土龙铺地区痛击敌王东原师,待敌人从修水疲于奔命到平江之时,红军早已过麦市,入通城,打响了围歼敌10师花实秋团的战斗。是夜,湘北游击大队和黄袍第9大队积极配合红16军攻打县城,吓得敌县长方超逾墙逃走,是役,全歼敌2营,获军用品无数。战斗结束后,吴国珍率部凯旋回师,在药姑山区厉兵秣马,整顿、扩军。

  1931年春,鄂东南军民在湘鄂赣省委的领导下,取得了粉碎敌人第一次“围剿”的伟大胜利后,红军队伍迅速壮大。根据省委指示,平浏地方武装编成了湘鄂赣独立第2师,转战在平(江)通(城)修(水)铜(鼓)一带。是年6月,邱训明师长率领独立2师某部挺进黄袍山,吴国珍立即为其部筹措军饷。一天晚上,吴国珍率战士吴文尚、吴孝田等6人,携带银元前往黄袍山。途中,恰遇敌1个团企图偷袭我独立2师某部。在此紧要关头,吴国珍临危不乱,立即将6人分2个战斗小组,利用有利的地形,牵制了敌人1个营的兵力,使独立2师赢得了反包围敌人的时间,重创了敌军,因而得到了邱师长的高度赞扬。

  1931年10月,吴国珍奉湘鄂赣省委的命令,率队编入红16军。11月,吴国珍率部与九岭等地农民赤卫队配合,摧毁了琉璃坳、团山等地“哨卡”后,又参加了黄袍望湖洞战斗,为保卫黄袍山革命根据地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1932年3月,湘鄂赣省委和军区为专门培训红军军事、政工干部,在江西修水县上杉成立湘鄂赣红军第5分校,吴国珍被派往该校学习。毕业后,任红16军某部团长。同年6月,吴国珍率部从修(水)通(城)边界来到黄袍山,拔掉了反动民团葛皇甫安插到黄袍山腹地的2个哨卡后,又星夜奇袭大沙坪,转战金竹楼,和湘鄂边游击大队在龙潭洞之耙齿山击毙敌新10师某连长及士兵30多人,伤60多人,并击溃了崇阳高枧“铲共团”。自此,吴国珍威震通(城)临(湘)崇(阳)数县之敌。通城县长贾庭申惶惶不可终日,驻崇阳大沙坪的敌军营长吴关照也十分仇视吴国珍。同年冬,敌人抓走了吴国珍的胞兄,将其跪在雪地里进行严刑拷打,不久,又将吴国珍的舅舅用撮箕活活憋死。面临亲友受株连,全家不能安生的惨境,吴国珍的革命意志并没有因此而有丝毫的动摇。他仅捎去口信,安慰妻儿,叫他们远离家乡,坚持下去,好日子很快就会到来。吴国珍的家属离开王家坊后,敌营长吴光照恼羞成怒,他多次扬言,要“踏平王家坊、捣毁‘匪窝子’”。

  1933年春,吴光照率部包围了王家坊,匪徒们大肆掠夺之后,抓走了部分村民,关押在大沙坪准备杀害,吴国珍闻讯,即率部从白石林星夜赶回,突袭大沙坪,全歼吴光照营,被抓村民全部得救。

  1933年8月1日,红17军宣告成立,红3师奉命于通山隐水桥黄石洞重新组建。在第四次反“围剿”的战斗中,由于吴国珍身先士卒,屡立战功,显示了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被提拔为红3师副师长。

  1933年10月4日晚,吴国珍率领红3师某部以及当地赤卫队员约千余人进攻汀泗桥。此时,汀泗桥镇保安团长兼商会会长郑华先正沉醉在花天酒地之中。战斗一打响,敌保安团即溃不成军。吴国珍一马当先,冲上汀泗桥头,不幸身中数弹,血洒疆场,为革命献出了年轻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