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巍巍药姑矗丰碑——记沈国祯

来源: 时间:2015-11-09  稿件上传:咸宁党史网
  沈国祯,原名明树,生于蒲圻城西莲花塘。5岁便随父习武,6岁开始读私塾,1915年考入蒲圻初级中学。

  1925年冬,在中华大学求学的共产党员漆昌元回蒲圻发展和创建党的组织。沈国祯与漆昌元结识后,经常在一起谈论国家大事、救国之道,开始接受马列主义。通过漆昌元的帮助,他懂得了只有铲除剥削的祸根,才能使整个民族得到解放。不久,沈国祯由漆昌元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6年初,中共蒲圻党小组成立,沈国祯任党小组长。为了扩大党的组织,沈国祯组织一些进步青年写标语、办刊物、宣传孙中山先生的国共合作思想,反对军阀,抵制洋货。通过一系列的革命活动,他发展了当地一大批积极分子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6年3月,中共蒲圻特支成立,沈国祯当选为特支书记。5月,蒲圻县农民协会筹备处建立,沈国祯任筹备处主任。为了发展农民运动,沈国祯先后到了新店、羊楼洞、赵李桥、汀泗桥等地向农民作宣传发动工作。经过2个多月的宣传发动,全县共建立秘密农民协会10多个,有些地方的农民协会还帮助群众调解纠纷,办识字班,兴修水利等,农民有什么问题,都找农民协会帮助解决。

  北伐军进入蒲圻前夕,沈国祯根据董必武的指示,动员工农群众2万人,在石坑渡、茶庵岭铁路沿钱设茶水站百余处犒劳北伐军将士。为了迎接北伐军进城,他和漆昌元一起组织青年学生成立“敢死队”配合行动,他们在城南鸡公山、铁山马家等地山顶上,把鞭炮丢在铁桶里鸣放,城里的北洋军阀部队以为北代军攻城,吓得弃城而逃,北伐军不费吹灰之力,占领了蒲圻县城。

  蒲圻农民协会组织在北伐运动的推动下由秘密转为公开,沈国祯也公开在县城挂起了“蒲圻县农民协会筹备处”的牌子。工农运动的开展,使得反动土豪劣深感惶恐,他们伺机蓄意破坏。1926年10月,城西团反动土劣但春林,串通反动警察拘捕农协会员,并捣毁了农会。沈国祯接到报告后,及时赶到城西团召开农民大会,散发传单,当众宣布但春林的9条罪状,吓得但春林连夜逃跑了。接着沈国祯等人又在洪石团动员农会会员及群众数百人,包围反动警所。反动警所慑于农运威力,放回了被关押的农会会员。

  1927年2月18日,蒲圻县农民协会在县城延寿寺召开了第一次代表大会,沈国祯当选为县农民协会委员长。与此同时,中共蒲圻县党部改组后,沈国祯又当选为执委兼农民部长。在中共蒲圻县党部的领导下,沈国祯领导全县农民清算了土豪劣绅,开展了减租减息的斗争。他亲自组织夏龙铺农协会收缴地方豪绅的契约、账本,积极领导石坑渡农会开展“二五”减租活动,打开地主豪绅的仓库,将粮食分给贫苦农民,帮助农民渡过了春荒。

  1927年3月,蒲圻县在全省第一个建立了“审判土豪劣绅委员会”,沈国祯任副主任委员。沈国祯等人在领导农民向地主豪绅开展斗争中注意策略,对土劣按罪行轻重,实行罚款、没收财产、公布罪状或戴高帽游行。凡是经过农协会斗争的人,自然威风扫地。中旬,蒲圻南勤、占仑、上寺、黄龙4乡2万多农民肩找锄头、梭标到县城请愿,要求处决在押的蒲圻最大的土劣陈玉卿,审判委员会经过讨论后,将陈玉卿立即执行枪决,四乡农民无不拍手称快。

  1927年5月底,沈国祯担任中共湖北省委农民部长,仍留在蒲圻工作。为了恢复被夏斗寅叛军破坏了的各级农协会组织,他主持制订了恢复农协会工作的计划和农运工作9条决议案。经过一段时间的整顿和恢复,蒲圻农协会发展到10个区、75个乡,有农协会员5.5万人,农民运动的兴起,彻底荡涤了旧的封建势力。农协会禁赌、禁烟、破除迷信、提倡妇女放脚、反对包办婚姻、开办农民夜校、办合作社、开展文化活动等,使社会风气为之一新,真正做到了“一切权力归农民协会!”

  沈国祯在领导农民运动的同时,还注意做好农民武装的组建工作。1926年8月,汀泗桥战役结束后,北伐军留下一批枪枝弹药,沈国祯利用这批武器开始组建农民自卫军。次年2月,沈国祯将上寺区农军改编为农民自卫军,有农军1000余人。1927年4月,第1区农民协会在沈国祯的具体指导下,也组建了农民自卫军。这支农民自卫军设有纠察队、快枪队、土枪队、梭标队和大刀队,近5000人。同年6月,中央独立师将缴获夏斗寅叛军的枪枝发给县农协会后,通过沈国祯筹备正式建立了蒲圻县农民自卫军总队。此后,沈国祯以很大一部分精力领导农民武装建设工作,使蒲圻县10个区农民自卫军全部恢复,参加农民自卫军的农民有2万余人,为鄂南秋收大暴动创造了条件。

  党的“八·七”会议之前,中共湖北省委制订了《鄂南农民暴动计划》,计划拟定以蒲圻、咸宁为鄂南秋暴中心。中共蒲圻县委根据省委秋暴计划,在县城西门清静庵召开秘密会议,会议决定县委委员分散到各地做宣传发动工作。第二天,沈国祯等组织第一区农军50余人首先在白墅桥暴动,捕捉土劣4人,该区农军的暴动,得到了省委派往鄂南的负责人符向一的肯定。

  9月初,鄂南农民革命军蒲圻第一路军司令部,在中伙铺莲花塘成立。司令部下设5个纵队,沈国祯担任第一纵队司令员,负责指挥枫桥、白墅桥等地农民自卫军。根据县委指示,沈国祯组织第一纵队农军分别在枫桥、白墅桥操练,并调集10多部火炉,日夜赶制大刀、梭标等武器。那个磨刀霍霍、热火朝天准备战斗的场面至今仍深深留在人们的记忆中。当时流传着这样一首儿歌:张打铁、李打铁,打张刀儿送农协。自卫军,拿起刀,武装暴动镇土劣。你打铁、我打铁,土劣不灭我不歇。

  由于“新店事变”,鄂南秋暴失败。国民党反动军队为了彻底扑灭鄂南革命之火,调集2个团在蒲圻全县全面清剿。面对敌人的疯狂反扑,沈国祯根据县委指示,避敌锋芒,保存实力,及时组织党员干部转移到嘉鱼、龙口等地,开始了艰苦的游击生活。

  1927年冬,沈国祯化名叶春华,从嘉鱼转移到通城,隐蔽在其岳父家,以挖中药材为名秘密进行活动。同年12月12日,沈国祯参加了中共湖北省委的扩大会议,被选为中共湖北省委执行委员。

  1928年1月,湘鄂赣边特委建立,沈国祯被派到通城黄袍山区发展党的组织,不久,又奉命到江西修水巡视、指导工作。在此期间,沈国祯领导了修水“杨祠暴动”。以后,他以湘鄂赣边特派员的身份,不辞劳苦地奔走于湘鄂赣边各县。

  1929年12月,通城县暴动委员会在黄袍山区成立,沈国祯担任主任。为了配合红16军攻打通城县城,他率领黄袍山农民赤卫军在麦市、塘湖、江西修水、铜鼓等地与敌作战数次,粉碎了敌人对苏区的进攻。

  1931年2月,通城县苏维埃政府成立,沈国祯当选为通城县苏维埃政府执行委员。同年3月,湘鄂赣边特委派沈国祯回蒲圻,在中心坪创办了鄂南第一所红军学校,学员毕业后,被派往红军中担任连排干部。

  1932年5月,国民党派重兵对鄂南苏区发动“围剿”。沈国祯与徐敬之等根据当时蒲圻苏区日益缩小的形势,决定将蒲圻中心县委和蒲圻县委暂转移到崇阳八斗山,后因为敌人进剿频繁,于8月又向通城黄袍山苏区转移,避免了更大的牺牲,保存了革命力量。

  1932年9月,在中共湘鄂赣省委召开的第二次党代会上,省委不顾实际情况,片面强调鄂南苏区沦陷的责任,批评蒲圻中心县委丢掉群众,犯了逃跑路线的错误,将蒲圻中心县委所有参加党代会的干部全部当作“改组派”关押。湘鄂赣边特派员、蒲圻中心县委委员沈国祯也同时被关押,因证据不足,暂被省保卫局拘禁。此后一年多的审讯中,沈国祯怀着对党的无比忠诚,坚信自己的清白,始终没有承认是“改组派”,但最终仍然蒙冤被杀,时年3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