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资政报告》第20期

来源: 时间:2016-10-20  稿件上传:咸宁党史网

  

  

  钱瑛回乡——“两学一做”的好教材

  钱瑛,原名钱秀英,又名生桂,号海霞,曾用名彭友姑、陈萍,1903年5月岀生于咸安区马桥镇肖桥村力稼庄,1927年参加革命,1954年担任监察部首任部长。1957年4月,时任中监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兼党组书记的钱瑛回故乡咸宁。离开北京前,毛主席还交给她一个任务,到基层了解一下合作化运动的情况和老百姓的生活。在短暂的时间里,钱瑛串农门、听民声、反腐败、反官僚,留下了许多佳话,表现了一个革命老前辈、老党员的高风亮节,是开展“两学一做”活动的好教材。

  先换衣服再下乡

  到了咸宁县城,钱瑛向县委书记王秀生和其他干部说明了来意,她说:“我这次是在云南考察工作后,顺便回家乡看看。离开北京前,毛主席还交给我一个任务,到基层了解一下合作化运动的情况和老百姓的生活。”

  说完,钱瑛问王书记:“我要的衣服带来了吗?”县妇联主任罗主任赶紧上前,把一件按照钱瑛嘱咐准备的蓝布褂子递给钱瑛:“带来了,带来了,就怕钱部长穿上不太好看。”钱瑛套上那件褂子,走看右看,高兴地说:“不错,很合身。”钱瑛换衣服的举动,立即把与地方干部的感情距离拉近了许多。罗主任笑了:“钱部长穿上这身衣服,哪里还像北京来的大首长,跟我们乡下人差不多!”钱瑛意味深长地说:“这就对了,这样我才能听到老百姓的真话,了解到真实的情况。”共产党与老百姓都需要这种亲近感。

  钱瑛随王书记到会议室休息40分钟,即向力稼庄岀发,去看望阔别多年的乡亲。在力稼庄,大家奔走相告,来看在北京做高官的钱瑛。见她还像从前一样亲切,拉起话来便倒肠倒肚。

  找个农户吃便饭

  到了午饭时间,贾支书说:“钱部长,我听说你来了,就让村里安排了饭。到时候边吃边给您汇报吧。”

  钱瑛和随行人员围着桌子坐下,但见好菜堆满了一桌,有蒸鸡、烧鸭、全鱼、红烧肉……钱瑛说:“伙食不错啊,我不信你们每天都有这些菜吃吧?”贾支书面有难色了,说:“这……您是贵客,几多年回来不了一次,就多弄了几个。”钱瑛说:我去看看大家都吃的是什么?”

  贾支书跟着钱瑛进了樊大姐的家,只见桌上摆的是干萝卜丝、豆莳、苦菜汤、红苕。钱瑛说:“我就在樊大姐家吃。你们也都在这里吃。村里的那桌饭就请军烈属、五保户们吃吧。”

  钱瑛拿起一个红苕,咬了一口,问:“区乡干部的工作作风么样?”贾支书说:“作风还行,基本能和老百姓打成一片。”樊大姐直率地说:“也不是都行,有些干部蛮粗暴。”贾支书却连忙给她使眼色制止钱瑛鼓励说:“樊大姐,别怕,你说说看。”见钱瑛这么说,樊大姐大胆地说:“区里的一位魏副书记,外号‘将军书记’,爱摆架子,爱搞形式。那年的水利工地上,男人赤膊挖土方,他强迫女人也要向男人学习。”钱瑛听后,眉头打结:“还有什么?”樊大姐看了看贾支书,咬咬牙,说:“他狠得很,动不动骂人,绑人。”

  钱瑛忍不住了,几口把一个红苕吃完,说:“这样的干部还了得!我倒要见识见识他是何方神圣!”

  “将军书记”遇钱瑛

  1953年以后,国家对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到1956年底基本上完成,但是,少数工商业还在改造中。咸宁百年老字号“荣恩堂酒坊”这时也正在改造之中,负责这项工作的就被称为“将军书记”的马桥区魏副书记。

  副书记错误理解党中央政策,且工作方法简单粗暴。魏副书记在大会上要求“所有的私营店铺招牌都要给我取了”。荣恩堂的老板向魏副书记求情说,“荣恩堂”的牌子已经挂了一百多年了,就不用摘了吧?魏副书记回答说,“那些东西都是旧社会的尾巴,别舍不得,再疼也得割掉!”有人发牢骚说,人还是旧社会过来的呢,干脆都枪毙算了!魏副书记勃然大怒:“谁在瞎说?信不信,老子抓你开学习班!”

  正在魏副书记要砸“荣恩堂酒坊”招牌之时,钱瑛到来,予以制止。钱瑛愤怒地质问:“谁给你的权力,要摘掉这些老字号的牌子?这些老字号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呀,中央号召公私合营不假,但并没有说要把老字号都砸掉。要像你这样割旧社会的尾巴,北京的全聚德烤鸭、同仁堂药铺、盛锡福鞋帽店,是不是都要把牌子砸了呀?”魏万堂蛮横地说:“北京的事我管不到,在马桥这块地盘上,我说了算!”钱瑛亮了身份后,才制止住砸牌行为。

  回到县里,钱瑛把一封撕碎了的信交给了县委书记王秀生。这封信是“荣恩堂”的负责人岀于无奈写给“将军书记”的,“将军书记”看也不看一眼,就将信撕了丢在地上,恰恰被钱瑛捡起。钱瑛交代说:“你们看看,这封信上写的什么?我把这封信交给县委,希望你们认真查一查,如果属实,那就不光是官僚主义的作风问题,而是涉嫌敲诈勒索。在我们共产党的队伍里,绝不能容忍‘将军书记’这样的败类!”

  结果,“荣恩堂”依然傲立,而一个没有理想信念、没有党性修养、没有百姓情怀、没有领导水平的干部——“将军书记”轰然倒下——被开除公职。

  不徇私情扬正气     

  钱瑛身边有个女孩叫小芳,是她的外甥女,在回乡这几天,一直陪伴着钱瑛。

  有一天晚上,小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钱瑛说,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小芳吞吞吐吐地说:“我有个隔房的表哥,在合作社当社长,去年秋收后,私下里卖了社里的两千斤稻谷,把卖稻谷的钱拿去做生意,结果全部赔光了。钱赔了不说,乡里知道了这件事,把他告到县里,听说要判他坐班房。瑛爷,你是北京来的大官,能帮忙说说话,救救他吗?”

  钱瑛一听,眉头皱了起来,神色也变得严肃:“小芳啊,我看你这个表哥的胆子有点大哟,一个合作社的社长、共产党的干部敢私吞集体的财产,这叫什么行为?”小芳还想求情:“瑛爷,他就是想做生意,私自卖了两千斤稻谷当本钱。”钱瑛说:“那稻谷可是全体社员的集体财产,他怎么能私自处理呢?说得好听一点叫私卖稻谷,说得准确一点,他的行为就叫贪污!”

  小芳被吓着了:“照您这么说,他就没有救啦?”钱瑛肯定地说:“有救!”钱瑛看了小芳一眼:“转告你的表哥,让他老老实实向组织上坦白,向法院认罪,改造好了还可以继续为国家做事嘛。”小芳想:这叫什么救呀?于是,硬着头皮继续求情说:“您就不能出面跟县里说说?放过他这一次。”钱瑛语重心长地说:“小芳啊,封建社会都要讲‘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我们共产党领导的新社会,更不能容忍任何人犯了法而不受到法律的制裁。”

  小芳低着头不说话了。钱瑛拍着小芳的手:“小芳,你知道瑛爷这个监察部长是做什么的吗?”小芳摇摇头。钱瑛引导说:“我这个监察部长,就是要监督检查各级党员干部是不是真心在为老百姓操劳做事,如果谁利用手中的权力欺压百姓,谋取私利,违反党纪国法,别说合作社的社长,就是县长、市长、省长,我也要一查到底!”

  钱瑛对“社长贪污案”的处理,不仅教育了社长本人,也教育了小芳,更教育了几代人,也将世世代代地流传下去。